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超市 社區爭奪戰的堡壘

  進入2019年,巨頭在零售領域的競爭在加劇。社區這個地理位置和生鮮這個萬億賽道,又是其中的焦灼點。

  蘇寧48億控股家樂福中國的消息,讓這場競賽看上去更激烈了。這意味著明確要進入社區的蘇寧,現在向這個戰場投入了更多子彈。

  過去兩年,蘇寧一直在快速擴張店鋪數量。門店形態大到有像蘇寧易購廣場這樣的大賣場;小到有蘇寧小店這樣服務社區的小店。到2020年,蘇寧計劃要開20000家不同業態的互聯網門店。

  這張多樣化門店業態的網絡中,蘇寧小店瞄準的社區成為其中一個重要焦點。作為戰略地位最高的零售門店形式,蘇寧小店絕大部分都是自營,且多位于一、二線城市。但與擅長打組合拳的競爭者們相比,蘇寧還缺一個堡壘。

  把同樣主要位于一二線城市的家樂福收入囊中,理論上會與蘇寧小店形成一個點位、供應鏈和客流互補的組合拳。在這套逐漸成為行業標配的組合拳中,大型超市由于其在地理位置上的優勢,長期的供應鏈積累,成熟的門店倉儲管理能力,成為零售小店精細化運營社區的后勤保障;社區小店則成為大型超市接觸用戶的前哨兵。這一點對于社區門店需要著重發展的生鮮業務來說尤其重要。

  01

  打造社區生活服務圈

  為什么蘇寧和其競爭者都會把“社區”抬高到如此重要的地位?

  永輝超市及永輝云創始人張軒寧表示過,中國零售的下一個風口是小業態。百果園的焦岳曾告訴《新商業情報NBT》,隨著國內城市化和社區化進度的加快,城市人口密度會越來越高,便利型的社區門店也會越來越有優勢。這跟日本的零售狀況有點類似。

  從流量的角度來講,帶有LBS功能的小程序和APP、帶有社交屬性的微信群,都在快速地將互聯網流量結構化、社區化,并且可以實現線上線下的融合。這些被社區化和結構化的流量如果被對接到傳統零售行業,就會釋放很大的商業價值。比如一度火爆的社區團購,就是基于社群+小程序+線下社區。騰訊和阿里也都在基于社區做自己的產業互聯網解決方案。

  放在“新零售”的語境之下,大賣場與多業態小店結合的模式,是當下“新零售”正在探索的模式。其核心是重新對城市空間進行細分。社區是重點,以社區為圓心,根據距離遠近布局不同形態的零售門店,實現對消費者的精細化運營。

  隨著線上服務帶來的消費習慣改變,曾經主要以家庭采購主導的“一站式采購”超市消費模式,正逐漸向便捷化、差異化轉變。基于社區布局多樣化的門店業態,能幫助零售企業滲透入社區的消費場景。

  盒馬鮮生在今年3月調整了其門店體系,提出“一大四小”的模式,以800平米以上的盒馬鮮生作為大店基礎,結合生鮮、超市、餐飲及外賣等多種業務輻射周邊社區。在此之上,盒馬針對不同區域的不同消費需求有推出了盒馬菜市、盒馬mini、盒馬F2、盒馬小站四種小店形態;永輝在做大超市業務的基礎之上,開拓了永輝云創,推出針對城市新中產消費群體的超級物種及定位社區的零售門店永輝生活等模式。

  家樂福主要分布在一二線城市的中心區域,地理位好。此次控股家樂福中國后,蘇寧方面曾向媒體透露“其線下超過6000家蘇寧小店可與家樂福門店聯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網絡,提高到家模式的效率并節約物流成本。”

  目前蘇寧小店數量已經超過6000多家,社區是其選址的一個重要考量因素。一般其店面會選擇面積偏向于100平米以上的中小型物業,這樣做能滿足多樣化的家庭日常消費品類。蘇寧小店內銷售的商品也更多是針對社區,提供家庭式的商品配置。

  控股家樂福中國之后,蘇寧小店將與家樂福開設在全國一、二線城市的210家超市構成 “大、小”結合,它們成為幫蘇寧打造服務3公里1小時社區生活服務圈里的節點。在作用上,蘇寧小店的功能主要體現在效率和靈活滿足區域多樣化消費的需求上,而作為大賣場的超市則在庫存、SKU數及配送效率上為其提供支撐,為其搭建服務于社區的最后一公里業務網絡。

  被納入蘇寧的體系之后,家樂福中國積累的供應鏈及倉儲能力,及其覆蓋在全國51個城市的6大配送中心,將進一步補足蘇寧大快消品類的物流倉儲和配送能力。與此同時,蘇寧方面也向媒體透露,蘇寧將“通過輸出智慧零售場景塑造能力,將家樂福門店進行全面的數字化改造,構筑線上線下融合的超市消費場景。”

  增強家樂福的數字化能力,也是蘇寧進一步爭奪社區場景的重要手段。通過數字化手段對傳統超市的供應鏈、門店管理、倉儲等環節進行改造,在此基礎上發展到家業務,也能帶來業績增量。一個例子是盒馬、淘寶與大潤發合作推出的“輕盒馬模式”——淘鮮達。據媒體報道,進行數字化改造后的淘鮮達門店運營三個月后,單店月銷售額環比增加10%,單店累計新增年輕顧客數量超過2萬人。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社區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