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畢業寄”迎高峰 有快遞小哥卻不樂意:坑了我

  編者按:

  這里是民生調查局,見人所未見,調查民生之變。關注你想關注的、你沒關注的,調查你想看的、未看到的。

  北京6月27日電 題:“畢業寄”迎高峰 有快遞小哥卻不樂意:坑了我

  6月,一年一度的畢業季如期而至,834萬高校畢業生走向新的旅途,“畢業寄”成為他們離開校園的一道程序。

  高峰

  ——校園網點快遞量是平時好幾倍

  6月22日,記者在中國傳媒大學西門菜鳥驛站看到,不但站點內部早已被占滿,連街邊都堆滿了包裝好的快件,相比平日的包裹更大、更重。

  “因為‘618’和畢業季撞一起,工作量大了好幾倍,前幾天來不及收件的時候快遞占道,連城管都過來了。”附近菜鳥驛站負責人王先生忙得滿頭是汗。

  驛站名義上晚上八點停止服務,但一直到臨近晚上九點都還燈火通明,王先生說,“這種情況還要持續一段時間,畢竟畢業典禮還沒到。”

  德邦物流北京市海淀區某網點負責人亦向記者表示,附近高校密集,每年的畢業季對站點都是一場考驗。“進入6月畢業季,我們每天接收的快遞量是平時的幾倍,快遞員工作量加大了,不少人的業績提升了兩三倍。”

  “以前連衣架、碗筷都要寄回家,現在基本沒人寄這些了,快遞包裹主要是衣服和書籍。”據德邦物流上述快遞點工作人員觀察,“還有些東西是過去沒有的,比如加濕器、健身器材等。”

  “很多同學開學時行李就是寄來的,走的時候也是寄走,不再像以前一樣大包小包,”德邦物流某快遞點負責人說,空手來空手走成了一個新的趨勢。

  由于往年曾經出現過畢業證書被寄丟無法補辦,畢業生2萬元衣服被污損僅獲賠1000元等新聞,包裹的安全也得到了畢業生們更高的重視。

  德邦快遞市場調研結果顯示,畢業生對于寄遞所考慮因素,安全排在首位,關注度高達36%;價格與時效性次之,占比依次為13%、11%。

  矛盾

  ——學生:包裹能安全到家? 快遞員:重得“坑人”

  說到快遞的安全,楊宗賢的心一直懸著。

  楊宗賢今年從黑龍江大學畢業,要把自己重達600斤的行李從哈爾濱寄往重慶,由于行李實在太多,他本著“哪家便宜用哪家”的原則選了報價最低的快遞點。

  本以為發的是中通,查單號才發現變成了安能,楊宗賢覺得自己被騙了。“他的微信名和頭像都是中通,結果發的單號不是中通,客服說單號不是中通無法投訴。而且現在投訴怕被搞小動作,等收到快遞再說吧。”

  除了快遞公司被偷梁換柱,楊宗賢還遭遇了臨時加價。

  “收拾完行李一上秤有600斤,快遞員說我寄這么大的件就是‘坑他’,搬了一部分之后要我加60塊,說如果搬上樓還要加200塊,但問題是之前沒說上門收件就要收費,收費標準也不知道。”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快遞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