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中信國安財務數據惡化背后 千億市值夢碎被誰拖累

  中信國安信息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資者正在苦等股價回本。2015年年末,公司曾對未來價值做出預判“預計2018年年底市值將達到或超過千億。”

  但實際情況是,三年以后,公司市值已從彼時的300多億元掉到130多億元。尤其是隨著基本面逐漸惡化,千億市值已經遙遙無期。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中信國安扣非凈利潤大幅倒退,同比下滑89.88%、1791.24%、139.23%。公司的解釋為:“有線電視網絡運營仍在投入階段,尚未實現盈利。”

  5月末,深交所通過問詢函要求公司解釋,2018年公司費用率上漲而營收下降,二者相矛盾的原因;經營現金凈額、借債減少,但財務費用大幅增多的合理性;未對應收賬款計提減值的原因等,并多次要求公司說明“是否涉及關聯交易”。但直到本文截稿的6月25日18時,公司仍未披露回復函。

  深交所下發問詢函

  借多少錢,才能填上債務窟窿?對于中信國安有限公司(即中信國安控股股東,下稱“國安集團”)來說,至今都是未解之謎。6月21日晚,北京銀行發布公告稱,2015年7月曾為國安集團的一筆保險債權投資計劃出具了擔保函,由于其未能自主償付,北京銀行主動履行了全部本金及利息的擔保責任。

  此前為了籌措資金,國安集團持有的中信國安超額質押,質押股數占其持有股份數117.26%。6月11日,中信國安宣布控股股東所持全部股份被輪候凍結。針對這一問題,深交所5月21日通過年報問詢函提出質詢,要求其結合控股股東股份被質押、凍結、輪候凍結的情形,說明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權穩定方面的重大風險;并指出公司存在過度依賴關聯交易,要求對關聯交易的必要性、定價的合理性予以說明。

  除此之外,深交所還就年報中的蹊蹺之處提出質詢。2018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39.74億元,同比下降8.89%,但營業成本降幅僅2.25%。期間費用均出現同比增長,其中銷售費用為3.07億元,同比增幅達48.47%。問詢函要求說明,2018年營業收入與營業成本降幅差異較大、期間費用與營業收入相矛盾的原因。

  中信國安財報中的相悖之處不止于此。2018年公司財務費用為3.46億元,同比增加40.89%;同期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負12.94億元。公司解釋分別為“借款利息增加”、“取得借款收到的現金減少”。同時,短期借款、長期借款同比下降49.79%、41%。問詢函要求公司回答經營現金凈額、借款減少,但財務費用增加的原因;大量清償借款的原因,說明是否涉及關聯交易,是否存在無法按期還款的風險等。

  另外,針對應收賬款2018年同比減少34.74%的情況,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是否與經營活動現金流量金額為負矛盾。而公司因“與合作方簽訂的協議并結合其實際結算情況”不對有關應收賬款計提減值準備,則要求其說明詳細理由,前五名應收賬款單位中是否包含關聯方等。

  除此之外,在預付款、共同投資、金融資產等方面,深交所同樣要求公司說明相關事項合理性,并屢屢提及”是否涉及關聯交易”。但一個多月已過,對于上述問題,上市公司卻未有公開回應。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中信國安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