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羽皇”波司登被強勢沽空 “小裁縫”迎來大挑戰?

  四十多年前,小裁縫起家的高德康拉著11位鄉親靠8臺縫紉機起家。從自行車到摩托車,從小皮卡換成集裝箱,高德康一步步地開拓了市場。

  波司登(3998.HK)也慢慢蛻變成一家年銷售近百億元的服裝巨頭,連續20多年保持行業第一,被業內譽為“羽皇”。“小裁縫”也有個“大夢想”,就是讓波司登享譽全球。

  然而,打江山易、守江山難,2014年之后波司登發展頗為不順,業績下滑、轉型困難。在艱難的調整后,業績如今剛有緩和卻被沽空機構稱為“一文不值”。看來,高德康的大夢想難有坦途,或許還將有一場“狂風暴雨”。

  在港股市場,被做空并不罕見。前有福耀玻璃(3606.HK)、漢能薄膜發電(0566.HK)、輝山乳業(6863.HK)等,如今又新增了波司登。

  6月24日,沽空機構Bonitas發布了針對波司登的沽空報告,直言短期波司登股票的最終價值0.00港元。沽空報告一出,波司登市值一小時蒸發60億元,股價應聲下跌24.78%,盤中緊急停牌。6月25日,波司登復牌,股價小幅上漲。

  “沽空報告均屬不實,將適時進行股份回購。”波司登在給野馬財經發來的一份澄清聲明中稱。

  即使波司登澄清,這份猝不及防的沽空報告,還是讓波司登代價慘重。

  “羽皇”被指“四宗罪”

  “要想別人聽你說話,拍拍他的肩膀是不夠的,必須給予他震撼。”電影《七宗罪》中這句臺詞意味深長。如今,Bonitas的沽空報告就讓波司登很是“震撼”。

  在沽空報告中,Bonitas列舉了波司登的“四宗罪”。主要從凈利潤、關聯交易、資產處置以及股東巨額分紅等方面對波司登進行質疑,認為波司登創始人、董事長高德康從小股東處“抽血”,然后進行資產的進一步周轉騰挪。

  報告指出,波司登自2015年以來捏造了8.07億元的凈利潤,這個數據來自中國信用報告披露數據和香港交易所申報報告數據。

  中國信用報告顯示,波司登的子公司凈利潤是4.63億元。而波司登向交易所上交的文件顯示,其2015年以來3年累計凈利潤為13億元。據此,Bonitas認為波司登自2015年以來捏造了8.07億元的凈利潤,多報了174%。

  對此,波司登在澄清公告中解釋,是“雙方的會計準則和報告審計周期不同”才引起這種差值。似乎會計準則不同,已經成了企業澄清財務質疑的標準用辭。不久前因為122億元爆雷的康得新,也用會計準則不同解釋過自己的財務問題。

  報告揮舞出的另一個大棒是關聯交易問題,波司登此前溢價收購3家品牌——“杰西”、“邦寶”和“柯利亞諾”,而這3家服裝品牌均指向同一人——周美和。報告認為周美和是高德康的同謀者,雙方聯手通過人為抬高價格,使波司登收購了小到無價值的服裝品牌,在此過程中,高德康和周美和累計從波司登抽走了20億元的現金和股票。沽空報告這一棒子打下去,高德康和波司登似乎百口莫辯。

  波司登在澄清聲明中,強調這3次收購都是合法的,是經過董事會批準的。不過關于高溢價收購的質疑,波司登僅強調,這3個品牌是經過評估,有價值的。

  另外,報告還直指波司登以540萬低價向高德康處置價值6500萬元的資產,并且向擁有集團65%以上股份的內部人士派發歷史紀錄的高額股息。

  報告招招斃命,波司登回復顯得疲于應對。或許是為了穩定投資者的信心,高德康表示在適當的時點會增持公司股份,而波司登也表示會進一步回購。不過野馬財經查詢天眼查發現,今年3月,波司登將其持有的天津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7000萬元的股權出質給了廈門國際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

圖片來源:天眼查

  旗下資產股權變動背后,或許波司登正在悄無聲息的醞釀一場資產騰挪。

  拐點2014

  波司登2007年上市之后,一路發展順遂。拐點出現在2014年,波司登首次和蟬聯多年的羽絨服銷售冠軍失之交臂。也是在這一年,波司登營收和凈利潤驟降。這個時間點與沽空報告中所稱的捏造凈利潤時間剛好吻合。

  野馬財經梳理波司登歷年財報發現,從2014年開始,連續3年,波司登的營收都在逐年下滑,凈利潤在2015創新低,僅1.3億元。而2011年,其凈利潤還是14億元。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波司登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