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珠江實業替子償債十天變臉 將對簿公堂母子業績同憂

  一季度無新增房地產項目的同時,珠江實業房地產項目銷售金額僅為1.91億元,同比下挫69.08%;銷售面積為1.49萬平方米,同比下滑29.86%

  原來,“白衣騎士”脫去白袍最快可能只需10天。

  2019年6月20日,老牌粵系房企廣州珠江實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珠江實業,600684.SH)發布公告稱,“公司于近日增加了訴訟請求,增加后的訴訟請求為判令廣東金海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金海投資)立即向公司償還代付款項4.77億元及相應的資金占用費,并于2019年6月18日收到法院出具的《預交保全費通知單》。”

  公開資料顯示,珠江實業持有旗下控股子公司金海投資的股權比例為55%。2017年5月31日,金海投資與交銀金融租賃有限責任公司(下稱交銀租賃)簽訂了為期5年金額為6億元的融資租賃合同,珠江實業則對此筆借款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據了解,由于金海投資未能履行融資租賃合同中約定的完成標的資產的產權過戶手續,交銀租賃要求前者于6月6日前支付全部到期租金、未到期租金、名義貨價、滯納金等應收款,珠江實業則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而根據《擔保法》第31條規定,珠江實業有權在承擔保證責任的范圍內向金海投資追償。

  兩次償債兩次起訴

  這并非身披白袍的珠江實業第一次替子償債后“變臉”。

  5月16日,因金海投資未按融資租賃合同約定履行支付到期的第4期租金,承擔保證責任的珠江實業按照交銀公司要求代前者償還了相關款項合計6811.32萬元。然而,僅僅10天過后的5月27日,珠江實業向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對金海投資提起訴訟,并申請財產保全。

  即將與子公司對簿公堂的珠海實業或許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一方面,其子公司近年來業績著實堪憂。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一季度,金海投資分別實現營收1.57萬元、147.77萬元和36.65萬元,凈利潤分別為-2512.11萬元、-3083.4萬元和-640.04萬元。

  另一方面,珠海實業的境況也不容樂觀。

  2018年年報顯示,該公司當期實現營收34.05億元,同比下滑19.70%;歸母凈利潤2.45億元,同比下降31.78%。

  盡管房地產開發項目收入貢獻比重仍然超過八成,但作為1993年登陸資本市場的廣州首家A股上市房企,在脫離行業主力陣營的同時,其也早在各大主流榜單的TOP200中消失。

  要知道,2016年至2018年,中國房地產行業銷售總額的平均增速超過20%,而珠江實業的這一數據僅為2.29%。去化率、庫存、土儲等多項地產行業指標均不理想的該公司,距其昔日親手落成白天鵝賓館、中國大酒店、花園酒店、廣州體育館等地標性建筑的輝煌已漸行漸遠。

  此外,有分析人士表示,在穩坐該公司董事長職位接近15年的鄭暑平于去年10月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相關部門調查的消息傳出后,自去年3月鄭離任至今的13個月內,該公司董事長人選已發生三次變動,這令投資者對該公司的管理層喪失了信心。

  頗有意味的是,前述“母子訴訟”中子公司金海投資的董事長正是去年接替鄭暑平擔任母公司珠江實業董事長的羅曉,但僅過了6個月其便宣布離職。

  管理層動蕩不安的珠江實業2019年第一季度的業績情況繼續惡化。其中,該公司當季營收同比下滑39.13%至4.84億元;歸母凈利潤為6951.1萬元,同比減少53.55%。而其在當季無新增房地產項目的同時,房地產項目銷售金額僅為1.91億元,同比下挫69.08%;銷售面積為1.49萬平方米,同比下滑29.86%。

  “母子訴訟”中還有一點需要注意的是,在對傳統房企“股權+債權”老式資本運作模式駕輕就熟的珠江實業業績構成中,資金占用費是其利潤的主要來源。

  數據顯示,珠江實業2018年對非金融企業收取的資金占用費為2.29億元,同比增長241.79%,占全年凈利潤的比例為93%;對外委托貸款取得的損益為1.67億元,同比增長496.43%,占全年凈利潤的比例為68.16%。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珠江實業






11选五彩票网站大全